铁甲网首页 铁甲论坛 挖机的那些事(80)神钢三一两机同堂,我的高光时刻来了

发帖

评论

挖机的那些事(80)神钢三一两机同堂,我的高光时刻来了

东风日铲 2022-08-05

1982 11

我等了三天,林大圣从原来的挖机辞工出来。我从三一公司把挖机拉到了污水处理厂工地,又给林大圣买了新的被套和生活用品,把他安排到钱福来的宿舍。从宿舍出来,林大圣就跳到了新挖机上,一看身手敏捷,就是能干活的好手。姚顺和李国涛还特意买来烟花礼炮,庆祝新机开工大吉。与此同时,不少人微信朋友圈都在转发这一光辉场景。每一台新机交付,每一个工地开工,每一场礼炮轰鸣,都见证了官桥稳进发展,欣欣向荣的历史时刻。
        在互联网和朋友圈的爆光下,工程机械圈没有隐私可以。图片和视频转发出去,整个官桥瞬间都知道了,我很快就收到一大群机友的点赞和祝贺。阳光刺透烟雾,照在三一挖机橙黄色的漆面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挖机平稳地挥舞着钢铁大臂,轻快地挖起一铲斗土壤,斗起铲落,扬扬洒洒好不威风。这样激动人心的时刻,也是我当初决心买新神钢挖机时所期盼的。烟雾缭绕,我觉得身处梦境。不到三年时间,从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一下子拥有两台新挖机,经历的辛酸苦辣只有我自己才能够体会。
        四台打桩机井然有序地打着桩,打过桩的段面,挖机紧跟着开槽挖掘,一条数十米的管廊基坑已显成型。董大师驾驶着神钢正在吊支撑钢管,配合工人电焊焊接;另一端一台吊车吊起内径一人多高的水泥管,缓缓放到基坑下……四条管廊两道箱涵和厂区的环形道路同时施工,场地上机器轰鸣,人来车往,好一片繁忙壮观的景象。
        我干的活也比较轻松,打杂干点零碎活。工人做降水井,要么帮忙用铲斗送一下沙石料,要么围着井回填一层土,方便人工砌砖。坐在神钢驾驶室里,开着空调听着车载广播里的歌,喝一口李国涛送的香茶,抽上几口烟,一天就这么悠哉悠哉地过去了。
一个月不到,刨去油耗开支,两台挖机轻松挣了八万多的利润。我准时给林大圣支付了当月的工资,还额外嘉奖了一条好烟。林大圣虽然每天上班不是很积极,下班后各种理由推脱加班,保养车子打黄油也是有一朝没一朝的,但是干活从不掉链子,技术确实没得说,施工员没一个说二话。我不忙的时候,就给三一黄油打满,上下左右检查一番,完整的漆面没有一点刮痕。比起张全真开的斗山,屁股擦得一塌糊涂,侧门撞得面目全非,林大圣确实让人省心不少。因此,我付工资出去,心情也是极为舒畅。
        看着手机到账短信,我庆幸这一回放弃房子,投资挖机又是正确的选择。李国涛的分析不无道理,当你投资挣钱的稳定性和回报率超过房价涨幅的时候,那么就应该亳不犹豫地选择投资;如果手上有多余的钱,实在没有好的投资渠道,买房无疑就得摆在第一位。
        我从银行取出一万块现金,回家得意洋洋地在余丹丹面前晃悠着说,拿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穿出去让你那个彭姨看看,看我是对老婆那么吝啬的人不。
        余丹丹一高兴,一把抓过钞票,搂着我脖子,嘴巴凑过来往我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还不住地跺着脚,现在就要去县城最大的商场,买最好的衣服。
        我连忙答应,生怕余丹丹再把嘴巴凑过来,自己会忍不住呕吐到休克。有钱任性,说走就走。我心想任余丹丹这一万块钱怎么花,总能把她喋喋不休的嘴巴堵一段时间吧。我实在受够了余丹丹的唠叨,今天是彭凤娇和她开美容院的姐妹去泰国旅游,明天就是她豆芽厂的同事嫁了个有钱老板,去香港出一趟差回来,就给她同事带几万块钱的名牌包包。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香奈尔,路易威登和爱马仕,当我得知我的挖机埋头苦干一个月,才能换回一个砖头大小的手提包时,惊讶得目瞪口呆。好在我们这个小县城并没有这种奢侈品店,我才得以口出狂言,让余丹丹去最大的商场,买最贵的东西。
        装逼一时爽,到头钱遭殃。我万万没有想,此次进城一趟,余丹丹亳不犹豫直奔苹果手机店而去,一部手机十分钟不到已是掌中之物。再去对面时装城,转一圈下来,剩下的钱都不够买两件衣服。我无奈,只得刷卡倒贴几百。有了衣服,总得搭配一条像样的鞋子,卡伸出去,嗖的一下两千又划走了。我暗暗懊恼不已,把过错都推在了彭凤娇身上。余丹丹和她相处久了,也染了一身富贵病。
        余丹丹换上新衣服,还特地让我帮忙拍照片。在商场楼上楼下逛了几圈,我手上拎包脚下发麻,比奔赴前线行军打仗的士兵还累。余丹丹倒是面不红心不跳,指着电梯旁的广告牌说:老公,我肚子突然好饿,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吗?
        余丹丹说着还故作娇气地撅起嘴唇,我一阵头皮发麻,赶紧上了电梯。吃火锅的时候,余丹丹掏出手机,对着一大桌吃不完的配菜又是一顿狂拍,拍完就开始发朋友圈。这个时候,我接到钱福来的电话,过两天他要送他的女朋友安佳苑回一趟老家,方便的话想借车用两天。我二话不说,很爽快地答应了。
        余丹丹一问是钱福来打的电话,对我又是一阵喋喋不休的唠叨: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要和钱福来这种人来往。他找你能有什么好事,不是借钱就是借车……     没事多去王叔家走动走动,以后对你的事业有好处……
        我打断余丹丹的话说,钱福来怎么啦,人家一外地打工仔就该被你看不起了?你爸过生日,儿子发高烧,不都是他帮我顶的班,他收我一分钱了吗?你跟彭凤娇一样越来越势利眼,张口闭口就是哪个大老板有钱……
        余丹丹亳不示弱,刚拿起的筷子又啪的一声放在桌上,一副针锋相对的架势,反击道:什么叫势利眼?你打工的时候,姚顺把你当空气,现在挤进他们的圈子,他还能小看你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格局你懂不?
        我气得直哆嗦,恨不得起身就走,一咬牙还是忍住了。再吵下去,余丹丹那套老生常谈更是要让我崩溃,什么挣两个钱就飘了,忘本了。身无分文的时候,谁给你借的钱创业;挖机D款还不出来,谁又厚着脸皮从娘家凑钱出来还贷;儿子饿得呱呱叫的时候,谁又节衣缩食给儿子买奶粉……总之就是你刘洋做得再大再强,没有我余丹丹巩固根基,这个家早就被你拖垮了。
        气氛冰冷下来,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我暗暗下决心,手上攒够钱之后,第一时间把余丹丹娘家的钱还上,看她还怎么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嚣张跋扈。
        第二天出门上工地,我刚出村口正巧碰到李国涛。几个月前,他就准备把家里老房子拆了,重新盖一幢花园式的洋房。他的姐姐年龄也不小了,谈了几年的男朋友前两天才上门提的亲,年底计划把婚事办了。李国涛的姐姐为了照顾双目失明的母亲,商量着招男方入赘过门,人家大大方方地同意了。为了回报姐姐的孝心,也为尽自己一份孝道,李国涛坚决要为他母亲和姐姐盖上新房。这次他就是为筹办盖房子的事回来的。
         我本来想借加班的理由,在工地宿舍呆上一段时间不想回家。眼下李国涛家盖房子,我又不得不抽空回来帮忙。正准备联系司机到挖机上代班,想不到张全真找到工地上,说跟他学了一年徒的弟弟跟老板关系闹僵了,看能不能跳槽出来跟着我实习一段时间。眼看到年底没多长时间了,先单独适应一下外面的环境,明年再作打算。
        我问张全真,你确定你弟弟能够单独操作吗?
        张全真说,技术谈不上,但是一般的活都能干。确实遇到棘手的事儿,这不还有你坐阵指导吗?
        我一想,污水处理厂已经进了七八台挖机了,费力的活再怎么也轮不到我。我的挖机也就干点转土回填的轻松活,或者装车,转材料之类的零碎活,做做停停,一个台班照样签满,派个二把刀司机混点,完全没问题。
        张全真见我还有所顾虑,连忙补充说道:工不工资就无所谓了,洋哥你看着给点生活费就行。你都这样的大老板了,总不能一真守着挖机开嘛……
        不得不承认,被人恭维的话真的很受用。我心里乐不思蜀,真是磕睡遇上了枕头,想什么来什么。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故作思虑好一会才点头答应张全真,说,嗯,你让你弟弟明天过来吧,先观察几天看看……
        张全真一高兴,又是一阵感恩戴德地恭维。我哈哈大笑,颇具气魄地一摆手,说,哎,咱们哥们儿之间,不必这般见外,举手之劳嘛,能帮就帮……
        张全真的弟弟叫张全义,高中没读到头就呆家里玩了两年。我在粮站学驾照的时候,就早早地认识了他。张全义就是那年整天只知道玩手机,聊邮政所小妹的黄头发非主流小伙。张全义跟张全真虽然是两兄弟,性格却截然不同。张全真生性木纳,不善言辞,张全义古灵精怪,油嘴滑舌。我不大喜欢和王德江姚顺这样自吹自擂哗众取宠的人打交道,对张全义印象却不差。张全义向我借摩托车送邮政小妹回家,回来不忘记给他把油箱加满。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看出一个人是自私自利还是懂得感恩回报。
        第二天张全真带着弟弟来到工地,早早地在挖机旁边等候了。见了面,他就笑笑嘻嘻地迎上前敬烟,口里喊着洋哥,惊叹着两年不见,我都发展成两台挖机的大老板,还开上小汽车了。
        我说,瞎混,瞎混……小张你也不错呀,学了一门手艺,不也快出师成大师傅了吗?
        张全义说,洋哥你还是叫我黄毛吧,我听着亲切……
        我和张全真相视而笑,气氛也融洽起来。这时候从李国涛挖机那边走过来一个人,是雷洪波。雷洪波和张全真一块来找我,是来请我帮忙来了。他跟合伙人把挖机退了股,找亲戚又筹了一些钱,准备买一台二手机自己单干。
        我说,这是好事啊,我支持你。买了挖机就不用寄人篱下,受那窝囊气了。
        雷洪波又说,这段时间,我找人帮忙留意了几台车子,看起来还不错,你买过二手车,有经验,所以方便的话,到时候看车还是要麻烦你一起去参谋参谋……
        我毫不犹豫满口答应下来:我把工地上的事处理好,随时有时间。
正说着,工地上机械都动了起来,开工时间到了。我安排张全义上机,简单交待几句,就在旁一边观察他干活,一边和雷洪波商议买挖机的事。
        林大圣开的三一挖机在远处平整便道路基,张全义开着神钢去配合董大师的挖机挖箱涵转土。新手驾驶,最忌讳为图表现把挖机当飞机开,以为速度快就代表技术好。操作用力过猛控制不好大臂起落,造成挖机底盘不稳上下摇船的现象。好在张全义胆大心细,操作手柄轻拿轻放,挖土甩方流畅丝滑,咋地一看还干得有模有样。说实话,张全义现在的表现,比他哥张全真当年在深水河干活时,强的不是一丁半点。我不吱声,估计施工员还真不知道他找来的是半桶水驾驶员。
我心中暗喜,萌生出把张全义培养出来的念头。他是个好苗子,或许哪一天我甩手不开挖机了,他就是我的接班人了。
        张全真和雷洪波待了没多久离开后,我哼着小曲在工地四处溜达。我双手扒在钱福来桩机驾驶室门外,抽着烟和他搭讪。这家伙天生是盘机械的料,开挖机自然是没得说,学桩机三个月出师,高富帅给他开出正司机的工资待遇。才半年功夫,技术手准已经超越了大多数三五年的老师傅。夹桩扣缝压桩一气呵成,甚至不用人工辅助。打出来的桩一字排开,笔直美观,真正把工程建设干成了一门赏心悦目的艺术,现场施工员无不咋舌赞叹。
        钱福来开上桩机后,比原来开挖机的工资翻了近一倍,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他特意去县城一家有名的理发店,叫人剪了个潮流的韩式发型,搭配一身的名牌衣服,干净洁白的鞋子,再也没有昔日那副邋遢样儿。他这一身diao丝的逆袭,也不完全和工资收入高低有关,最关键还是谈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当初所有人都认为钱福来是赖蛤蟆吃天鹅肉,讥笑他不自量力,想不到他还真把那个售楼小姐追到了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迷魂大法。他每天下班不是带安佳苑吃烧烤宵夜,就是去县城看电影约会,基本上所有的消费都能够从牌桌上赢回来。钱福来说,等房子一交,他和安佳苑就订婚。他们在官桥安个家,就是正儿八经的官桥人了。
        我看到钱福来春风得意的样子,从心里为他感到高兴。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点上烟,听着手机音乐,我心里美滋滋的。两个挖机都在干活,而我却可以安逸地消谴着这曼妙的时光。事实证明,岛国女you并不是唯一能够躺在床上挣钱的职业。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挖机上应该带两个学徒了,这样我也就能省很多心。打黄油做保养,加柴油签台班,有点小事还能帮师傅跑跑腿。而我自己也可以放心把挖机交给司机,过过甩手掌柜的瘾了。
图片
全部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