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网首页 铁甲论坛 挖机的那些事(59)斗山挖机准备卖掉,买翻新机的惨痛教训

发帖

评论

挖机的那些事(59)斗山挖机准备卖掉,买翻新机的惨痛教训

克拉克呼你呀 2022-01-12

2639 12

这个时候,工地负责人给我打来电话。这个人姓范,我在手机里存的名字叫范国道。工地接触的人多了,手机里李总赵总同姓的也多,有时候半天找不到谁是谁。我干脆以姓加上工地或地名来区分。说起通讯录命名,确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再牛逼的人,他都想不到在我手里花名册里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许多年前保存了一个叫杜子疼的名字,姓杜在紫藤公园干施工员。还有一个叫朱大肠,无意间翻出来一看,就能想起在大长村负责农改工程的朱老板。范国道说国道上这两天不忙,把我的挖机调去县化肥干两三天小活,现金结账。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个好消息。干几天小活,结了账正好可以买一部成色很好的二手摩托车了。
        化肥厂在县郊的一处山坡下,土质比较硬。挖机在这要干的活是挖一个一百多平米的蓄水池。我上午干了一个多小时,感觉有点吃力。到了下午,不得不加大油门。蓄水池四米多深,挖机大小臂压下去,吃进一铲土,老半天抬不起臂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挖古墓,动作慢得生怕损坏了文物。
        我这台挖机,发动机才大修过不久,也不存在动力输出不足的问题。毛病就出来液压泵上,随着气温的升高,液压泵由于磨损出现泄压现象。等于发动机使出了吃L的劲,而液压泵输出了一个闷屁,把动力都流失出去了。所以大多数老旧挖机,耗了比别的挖机更多的油耗,却干出比别人相差一半的效率。
        这些基本常识,都是我从叶子杰和童武那里讨教的。看下仪表盘的油格一点点往下掉,我似乎感觉自己血管的血液在一点点地流失。
一刻不停地干了整整一下午,蓄水池才挖了一半不到。好在活不急,范国道也没有催促。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我的手艺绝活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蓄水池坡度标准,底层平整,看上出像模板里灌注出来的模型。
        李国涛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得知我摩托车丢了。他特地从卢美芳那赶过来,接我回官桥镇。我没打算回去,说随便找个宾馆住几天得了,这几天干完再买个摩托车就是。
        李国涛说,这骑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也不是长久之际。金帆纺织厂工程款快下来了,直接上四个轮子的。
        说到工程款,我的心微微一颤,眼前仿佛出现哗啦啦的一大堆钞票。晚上躺在宾馆里,我内心炽烈的火焰渐渐熄灭下来。因为接下来,我的挖机不得不面临又一波巨大的修理费用。暂且不说有没有大项目开工,像这样即便是挖机进场,能不能顺利干下去,还是个未知数。
        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对于我来说这几天度日如年。蓄水池完工后,我的任务是回填墙面的空隙和沉井。回填这活再简单不过了,而我却因为转盘间隙过大,一时大意铲斗差点将沉井撞倒。转盘回转支承磨损严重,直接影响到立轴的使用寿命。因为我不得不百般谨慎,干起活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干了五天整整四十个小时,除去油钱净挣7000块。如果油耗低一点,还能多挣1000块。我把挖机拉回国道,考虑要不要把挖机大修一遍。修吧,除了液压泵,回转支承这些大件,后期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毛病。这样把钱砸进去,就是个无底洞。不修吧,就现在这状态,挖机拉到哪去别人一看就是来骗退休费的。这样下去,工地只能干一个丢一个,没有回头生意。
李国涛把我的挖机开到一处空地上,拉大油门挖了十几分钟,又揭开发动机仓盖,上上下下瞅了个遍,然后拍了几张图,说,不修了。我找个二手贩子,帮你估个价吧。
        我见李国涛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心里一阵难受。买了不到一年的挖机,维修了好几万,再转手倒出去,不亏死才怪。
        李国涛宽慰道,先干着吧,不要再往挖机上投钱。遇到行情好,再处理。
        此时我只能怨自己,买挖机的时候冲动武断,自以为是。如今面临这样的处境,也是自己埋下的恶果。
         我没事可干,从田埂子上抄近路,来到黄家村。这一回是奔着黄飞的日立挖机而去的。此时黄家村的民房,已经被黄飞的挖机拆得差不多了。他的日立挖机动作轻盈如飞,推倒一棵腰粗的参天大树像挠痒痒毫不费力。发动机废气管没有一点废气,整车底盘滴油不漏。果然师父就是师父,我和他相比起来,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
        这个时候,我接到摩托车修理店的电话。修理工说,刚刚收了一台好车,有时间就过来看。
        我来到摩托车修理店一看,握草,这不就是我自己丢的那台车吗?
        修理工说,卖车一个说着外地腔的年青人,戴着安全帽。像是搞建筑工地的——拿了钱才走一会。
我一拧钥匙,轰了几下油门,说,操,我的车你能认不得么?
        修理工说,你这个反光镜还是在我这换的哩,我就奇怪还啄磨了半天。可人家车子开来,原装钥匙,车本都在手上。我能说他是偷的么?
        我想想小偷也不会留下电话,也不跟修理工磨叽,不耐烦的说,算了算了,你就说多少钱吧,我自己掏钱买自己的车。
        说着跨上座驾,又用力轰了轰油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汽油味。一切还是原来的声音,原来的味道。
修理工说,我两千五收来的,你给个原价吧。
我从兜里掏出7000块钱,说,我这里有7000干脆都给你。
修理工一看奸计被我拆穿,只得满脸堆笑,说,两千,两千我一分不赚,只当做一回雷峰了。
我数出2000块钞票,递给他,说,那不客气了。
我骑着自己失而复得的摩托车,心里既然怜惜又是难受,仿佛自己的老婆被人借去了几天又还回来似的。此时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去丈母娘家把余丹丹和小建港接回家。
        我先转到菜场,大袋小袋地拎了些鸡鸭鱼肉出来,又上隔壁超市买了烟酒和补品之类的,算是孝敬岳父岳母大人。半路上,见了面应该和余丹丹父母说什么,我都想好了。
        中午的阳光毒辣辣地晃眼,我习惯性地走了小路。穿过一片树林,就是余丹丹家的鱼池。再上一个陡坡,就能看到余丹丹村口的家了。
        余丹丹娘家的大门半掩着。我把摩托车停在院子里的大银杏树下,酝酿出满脸的笑容,提着烟酒喊着爸妈推开了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楼上楼下也没见着人。我喊着余丹丹的名,忽然院子里一阵鸡鸣,从门外传来余丹丹的声音:嚷什么嚷呢,把孩子吵醒了。
        一转身看见余丹丹一脸嫌弃地往里屋走来。我跟了进去,看见小建港躺在小推车里睡得正酣。我忍不住凑过嘴去,要亲亲儿子那肉嘟嘟的脸蛋,却被余丹丹一把拉了回来。我回头看着余丹丹,回娘家这几天似乎身材又壮实了,力气也长了不少。
        余丹丹说,还会挑日子啊,知道余军今天回家。爸爸去车站接他去了……还愣着干嘛,快去洗菜做饭。
        余军是余丹丹弟弟,今年大学毕业。除了过年能见着面,平时从来不在家,就连寒暑假都在外面。他在学校成绩非常优秀,年年拿奖学金。还没毕业,已经有好几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向他拋出了橄榄枝。我岳父接到余军要回家的消息,早早地去了县城,等着接儿子去了。
        我见余丹丹没有一脸好相,一肚子甜言蜜语顿时化作苦水,难以言表,只得强挤出生硬的笑脸,又问,妈去哪了?
        余丹丹走进厨房,说,村里在征地呢,咱家鱼塘被占了,听说要建一个厂,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反正规模大的很……
        话说间,余丹丹的母亲回来了,气喘吁吁满脸是汗。我见状,亲切地喊了一声妈,接了一盆凉水给端了上去。
        余丹丹母亲顿时喜笑颜开,让我坐下休息,洗菜做饭这活,交给丹丹这行。我当然不会真的什么也不干,当个甩手掌柜。余丹丹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下一步是应该洗菜还是端盘子了。
        饭菜做好,余军刚好到家。他的父亲帮忙大包小包地提东西,他反倒像没事一样打量着自家的院子和房屋,似乎多年没回的海外华侨。我也帮着搭手,从出租车后备箱搬出余军的行李箱,书籍,电脑,篮球,没吃完的零食——就差没有把床铺搬回家来。他的母亲则在一旁给他扇着风,生怕他热出毛病似的。
        余军长得瘦瘦高高,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皮肤白得毫无血色。这令他的父母很是担忧,夜以继日地读书,可不能熬坏了身体。可能他们从来没有进过大学宿舍,当他们看到夜以继日地爬在电脑前,玩着传奇和英雄联盟的时候,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然而这并不影响余军每年拿到丰厚的奖学金,和他不为毕业找工作而发愁。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围着余军讨论着将来找什么工作而喋喋不休。余军父亲说继续考研考公务员,吃皇粮端铁饭碗。隔壁家二蛋在县城当个辅警,一家人趾高气扬像是出了个党ZY的大官。就考公务员,当官,光耀门楣为祖上争口气。余军母亲说,公务员能挣几个钱,挣大钱得出国,出国能坐飞机……
        刘闷声不语,好酒好烟地给岳父敬上。最后吃罢饭,余丹丹父亲才问,刘洋啊,今年挖机干得还行吧?官桥这几年大开发了,你可得加油拼一把啊。
        我一时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终于有人想到家里还有我这么个女婿。一时激动,张口就夸下海口,马马虎虎啦,这半年不到挣了二三十万……
        余军一听这话,破天荒地喊了一声哥,说,那下一步得买个车了。今天在车站,人家都是开车来接……
        我心想钱真是个好东西,吹个牛逼果然能让眼前这个好高骛远的大学生对自己刮目相看。于是拍着胸脯向岳父岳母保证,挖机回本,马上买车。
        余丹丹这时候插过话来,回啥本,扯一屁股债还买车?先把我爸妈的钱还了再说。
        余丹丹父母异口同声道,不打紧不打紧,家里暂时用不上钱。以刘洋的事业为重。
        我接余丹丹和儿子回家后,老实本份了几天。每天抢着做家务,上街买余丹丹喜欢吃的菜,想方设法堵住她的嘴。生怕哪一天惹她不高兴,又要查我的账。半年挣30万,她娘家那边借的10万,有本事就还出来。好在余丹丹也不记较,她娘家的鱼塘被征收后,20万的赔偿款到手也是迟早的事。所以也没有谁催我还钱。
图片
全部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