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网首页 铁甲论坛 那些不算苦难的日子(二一)

发帖

评论

那些不算苦难的日子(二一)

仙剑 2019-10-20

1016 9

后来,我离开了那里,再后来,助手小郑给我打过电话:说他们那里通了电话,再也不用昂贵的卫星电话了,还说通路的话还要一段时间!
    直到现在,每年的冬天都会给他们打个电话,我说我很想念他们,很想念奇乾,有时喝多了,不能自已……
    妻总说我婆婆妈妈,哪里有那么多牵挂,其实,说不清的心思,有的人懂,但有的人却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多年后,我在空间里这样写到:
                   思念奇乾
       很多时候,总是在脑海里翻腾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每个季节都会在想,这个时候那里会是 什么样子?于是我把它们一一罗列:
想起济南的冬天,无疑是宽宽的柏油路,旁边 两行粗大的泡桐树,枝丫交错,顶着几片没有飘落的叶子,线条还算优美,几近灰蓝的天空飞着一群鸽子,微微能听到长长的鸽哨,从上空掠过,如果老舍他老人家穿越到现在,会不会还那么乐观写他的冬天!
     又能想起冬月的哈尔滨,雪实在是太多,整个白天或者晚上,竟找不到深色的景色,坐着公交车,一路的混着泥土的雪,近代欧式风格的建筑,总让人回不到现实,暖色的路灯照着长长的街道,看起来有些混沌!竟没有再来一次的感动!
   南方的冬天我也去过,记得有一年春节前后, 去过一次泉州,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刺眼的大太阳,像是过了今天就到了夏天,挨着海边 的高速路,径直深蓝无际的海水,想象出它汹涌澎湃的轰鸣,其实这在青岛、烟台也能看的见,只是没有这绿色衬托罢了!
     唯独想到奇乾,我总辞不达意,不知所云,有时竟一股脑的对旁边的人说,你能去过哪里? 你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地方待过没有?你去过边境线没有等等,然后再和盘托出:你知道么? 我到过中俄边境哎!那儿不光不是景点, 还受管制,一般入是去不了那个地方的,哎呀,那个小村真是原汁原昧的原始部落呢!美得一塌糊涂,你连想都想不到。
     怎样描述呢?我至少需要思考十分钟?二十分 钟?还是算了,先从小河边开始吧!额尔古纳河不是很宽,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对面便是俄罗斯了,由于地下是有温泉的,所以尽管零下几十度,是从来不结冰的,河面上升腾 着白气,周围一大片矮柳丛,河水好像一下子从树丛中冒出来一样,柳树丛被雾气早已雕刻成雾松,羊群牛群在河边悠然散步,如果是早些时候能逮到马哈鱼,只是现在几乎绝迹了……
     如果是夏天他们还能种些瓜菜,粮食等作物,他们说这地肥,即使不上什么肥料, 也都长得健壮。 这里虽然离集镇有一两百公里,即使去最近村庄也要上百公里, 他们需要的物品都是附近 边防连队替他们捎带,他们却喜欢这里,离不开这里,他们与这山,水,牛,羊,草木,村庄,河流,牧野,融为一体,互为默契。
    我觉得我在奇乾走到哪里,每一片景色都能让我愣上半天,怎么也显不出自然,因为我只是一个 画外人!寒冷而又灿烂,辽远却又浑厚,粗狂又显得精致,它像一个永不飘忽的仙境,让我不再羡慕世外, 总是说到情极之处语无伦次,词不达意!总之,奇乾的美,至少是我所不能描述和表达的,正像到过奇乾的人说的那句话:一天的奇乾,一世的思念!
                                             文/仙剑
                                       
~~~~~~~~~~~~~~~~~~~~~~~~~~~~~~~~
     
      经过两年的折腾,我真的不愿再去海拉尔了,不止是因为路远、天冷。更多的是工期太短,每年要等到老家几乎入夏,那边的工地才能开工!
   从春节到五一节,几乎无所事事,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天逐渐暖和起来,心中的烦闷也就跟着升温!
图片
全部评论

已展示全部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