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网首页 铁甲论坛 挖机的那些事(11)思路改变出路,李国涛不想努力了

发帖

评论

挖机的那些事(11)思路改变出路,李国涛不想努力了

克拉克呼你呀 2021-04-07

1487 6

柳媒婆去我家串门,和我母亲拉家常,提起过一个姑娘。这姑娘长相一般,一提起来,认识她的优秀杰出青年却不在少数。她叫蒋笑,是镇上首富蒋大豪的独生千金。蒋大豪是做木匠出身的,多年前在县城开了最大的家具城。近两年来投资房地产市场,又在我们镇上开发了两套商品住宅房。一套在建,另外一套建成的取名“蒋大豪苑”,是新式的花园式小区。镇上的人都叫他蒋土豪,他在镇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据说和镇上书记称兄道弟。然而在蒋土豪叱咤风云的背后,也有他辛酸苦楚的一面。蒋笑五岁那年,这位二十年后叱咤风云而当年一穷二白的木匠,在家里也叱咤风云了一回。喝醉了酒的他一记醉拳下去,把自己的老婆打回了娘家。老婆跑了,他还在家大闹天宫。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女儿蒋笑被压在柜子底下,可怜奄奄一息。幸亏送医院及时,才捡回一条命。不幸的是,由于蒋笑的大脑受到剧烈的撞击,脑神经出现了问题,出院后留下后遗症。平常倒是没什么,言行举止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发病的时候,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大笑大闹,到处撕咬。蒋土豪的老婆一气之下跟他提出了离婚,把蒋笑留给了他。
蒋土豪愧对女儿,二十年来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蒋笑拉扯大。尽管事业如日中天,却始终没有考虑过再结婚的问题。镇上的人都唏嘘不已,命运看来是公平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完美,金钱不是绝对的幸福。事业再成功的人,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怎么都无法体会平凡人简单的快乐。
美图鉴赏 夜色下的靓机,由甲友上海靖宇供图
美图鉴赏 夜色下的靓机,由甲友上海靖宇供图
转眼蒋笑从一个快乐无忧的小女孩,长大成一个闺中待嫁的大姑娘。她也知道自己的病情,看着从小玩到大的女同学都嫁为人,妻,忧愁日益笼罩在她心头。蒋土豪出于面子,不好将女儿的婚姻大事当商品一样摆出来叫卖。柳媒婆嗅出商机,主动找到蒋土豪,拍着胸脯保证,能给蒋笑找到一个托付终身幸福的依靠。蒋土豪是磕睡遇到了枕头,跟柳媒婆一拍即合。据说蒋土豪已经预定了一辆最新款的奥迪车,作为千金女儿的陪嫁嫁妆。只要柳媒婆搓合好了这个千金姻缘,蒋土豪对她的酬劳自然不会吝啬。
    柳媒婆介绍给李国涛相亲的对象,就是这个被众人传得沸沸扬扬的千金大小姐蒋笑。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李国涛做任何事情,然而对于他现在产生的这个念头,我不得不及时进行阻止了。李国涛的意图再显而易见不过了。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坚决不同意李国涛拿自己的终身幸福作赌注。但是我对左右李国涛的思想和意志又真的是无能为力。最后我选择了妥协,还硬是被李国涛降服得答应陪他去跟蒋笑见面。
    我离开李国涛家的时候,内心隐隐感到一丝难过。上一次和李国涛坐在他家后院,也是那棵柿子树下圆石桌旁。那是去年年底,腊月二十。我俩同一天放的假同一天回到家。我们在树下抽烟。李国涛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么多年了,你有过理想吗?他很认真地看着我,话语里没有一丝戏谑。我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想笑却笑不出来。要是在平时玩玩闹闹,我一定会掐着李国涛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摇得像波浪鼓,然后大声叽笑他,你以为你小子是大学生啊?我们就一开挖土机的,面朝黄土背朝天,还他妈理想呢……但是那天,李国涛表情的严肃和平静,让我一下子茫然而不知所措了。
    李国涛缓缓低下头,闪烁的目光在石桌上无处安放。他说,刚从学校出来那几年,我们好像说起过吧,也不知道算不算理想。那个时候,理想这个概念很模糊,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什么理想。我只知道,要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像我爸爸一样,造福家乡……
靓机鉴赏,感谢甲友上海靖宇供图
靓机鉴赏,感谢甲友上海靖宇供图
我没有作声,不知道李国涛想表达什么。李国涛叹了一口气,突然笑起来,像是自嘲:你说我们就一个逼挖机司机,每天坐在挖机驾驶室里,没有思想,失去自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单调而枯燥的工作,像一头老黄牛一样默默耕耘,你认为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明天呢?
    的确,李国涛的抱怨并不是没有道理。十个挖掘机司机,有九个会有他这样的想法。工作无聊乏味,听人摆布,没有自由。在偏僻的荒野,你得忍受常人难以想像的孤独和寂寞。在繁华的市区中心,灯经酒绿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奔驰宝马和时尚的都市美女,永远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因为香车美女,只有那些挥金如土的有钱人,才有资格享受。挖机司机,和广大农民工朋友一样,是生存在城市边缘的人群。在你不分昼夜埋头苦干的时候,危险就如同马航370的厄运一样,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你头上。挖机司机的梦想,被我们用一铲一铲的黄土,亲手埋葬。
    挖机埋葬了李国涛的梦想,也埋葬了他的爱情。卢美芳嫁到了县城,嫁给了一个在国营单位上班,衣表光鲜的公务员。如若不是这份伤及自尊的落差,他也不会这般绝望,这般伤痛。
    我突然也伤感起来,喃喃自语,可是,我们得面对现实啊……与其说他是在安慰李国涛,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男怕入错入,女怕嫁错郎。不是挖机司机选择了挖机,是挖机行业容纳了挖机司机。因为,中国挖机司机们,都没有别的选择。
    对于李国涛而言,他连选择爱情的机会都没有。他从来不会抱怨命运,他的性格注定只会迎接命运的挑战。我仅仅是认为,他学会抱怨了。但是当这一天,我无奈答应陪李国涛去相亲,我才明白,李国涛已经向命运妥协了。
靓机鉴赏,感谢甲友永洲江华小宋供图
靓机鉴赏,感谢甲友永洲江华小宋供图
图片
全部评论

已展示全部评论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