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网首页 铁甲论坛 【师徒记】一人一机一世界,8个第一次!

发帖

评论

【师徒记】一人一机一世界,8个第一次!

,直接。 。 09-11

3562 34

一人一机一世界
一山一水一天地--迷伊琴尔。

(1)第一次接触挖机。

9月的天真的黑,微微的月光已经不能照亮原本属于夜晚的颜色,一个人傻坐在床边,一支烟一瓶酒成了这个点的标配。进入机械行业10几年了,也只有这样能让自己内心的那份苦楚与快乐,得到释放。
记得是06年我16岁,刚好不上学,不成业,没文化,没技术的非主流,五颜六色头发的叛逆年代,家人急。这个急我想致敬我的父母,一次偶然的机会,爸爸给我买了一个大玩具,玉柴135挖机一台。看着这个大玩具,我好奇的看着这傲慢的身躯,那结实的大臂,熊熊有力的挖斗,似乎在向我招手,我压根就不会驾驶这个玩具,请一个师傅当时行价工资是4500,买挖机买拖车买炮机,本来已经负债累累,根本无法支付,我虽然调皮但并不是不理智,父母拿出了所有积蓄,找朋友能借的都借了,58万的挖机,6万块买的2手货车改装的拖车,8万安装的100炮机。付出这么多只是为了我,给我一份以后能讨口饭的生技。写到这里读者们请原谅我的眼泪在这一瞬间掉出来。我爱父母也爱挖机。一个人硬着头皮,慢慢摸索挖机,也开始摸索时间给我们年轻一代的考验。一次破碎锤修路,没经验的我,挖机左边的路在炮机震动的效果下块跨了,轻轻气盛的我,认为就没有挖机不能去的路,眼看挖机快翻了,爸爸满身冷汗用最仁慈到最高声对我慢慢的鼓励与指导,忙活大半天,肯定平安了,大家脸上终于看见了一丝笑容。
一人一机一世界
一山一水一天地--迷伊琴尔。

(1)第一次接触挖机。

9月的天真的黑,微微的月光已经不能照亮原本属于夜晚的颜色,一个人傻坐在床边,一支烟一瓶酒成了这个点的标配。进入机械行业10几年了,也只有这样能让自己内心的那份苦楚与快乐,得到释放。
记得是06年我16岁,刚好不上学,不成业,没文化,没技术的非主流,五颜六色头发的叛逆年代,家人急。这个急我想致敬我的父母,一次偶然的机会,爸爸给我买了一个大玩具,玉柴135挖机一台。看着这个大玩具,我好奇的看着这傲慢的身躯,那结实的大臂,熊熊有力的挖斗,似乎在向我招手,我压根就不会驾驶这个玩具,请一个师傅当时行价工资是4500,买挖机买拖车买炮机,本来已经负债累累,根本无法支付,我虽然调皮但并不是不理智,父母拿出了所有积蓄,找朋友能借的都借了,58万的挖机,6万块买的2手货车改装的拖车,8万安装的100炮机。付出这么多只是为了我,给我一份以后能讨口饭的生技。写到这里读者们请原谅我的眼泪在这一瞬间掉出来。我爱父母也爱挖机。一个人硬着头皮,慢慢摸索挖机,也开始摸索时间给我们年轻一代的考验。一次破碎锤修路,没经验的我,挖机左边的路在炮机震动的效果下块跨了,轻轻气盛的我,认为就没有挖机不能去的路,眼看挖机快翻了,爸爸满身冷汗用最仁慈到最高声对我慢慢的鼓励与指导,忙活大半天,肯定平安了,大家脸上终于看见了一丝笑容。
(2)第一次感触生活。

说实话我不会开挖机,从小就会开车虽然没拿驾照,但是拖车会开基本都是晚上开,每一次都是基本凌晨2点,那时候公路上的电话线,电灯线没有这么高,在拖车上的挖机都很高会刮到很多线,我记得那次我开拖车爸在上面弄掉线,由于下雨,不小心在挖机上踩滑了,腿卡在分配里面那个位置,他大声喊道不要走,当时雨大我以为是喊我走,结果电线断了,爸爸腿也折了,爸爸坚持要我把挖机托到工地才送他去医院,主要是没车啊,凌晨。不可能开拖车吧。还好家住镇上距离医院近,回到家刚把爸爸送到医院,天已经亮了,可是门口已经堵满了人,什么什么电线断了,喊赔偿。那种内心的崩溃,那种基本绝望的经历,压在了我一个10几岁的身上。面对这些我被喊到当地公安局问案。出来后,我带着眼泪去了医院,爸爸问了我,那些人怎么样了。我说你腿怎么样。医生是镇上熟人,在旁说到,小谢,人没事一切都不是事。
(2)第一次感触生活。

说实话我不会开挖机,从小就会开车虽然没拿驾照,但是拖车会开基本都是晚上开,每一次都是基本凌晨2点,那时候公路上的电话线,电灯线没有这么高,在拖车上的挖机都很高会刮到很多线,我记得那次我开拖车爸在上面弄掉线,由于下雨,不小心在挖机上踩滑了,腿卡在分配里面那个位置,他大声喊道不要走,当时雨大我以为是喊我走,结果电线断了,爸爸腿也折了,爸爸坚持要我把挖机托到工地才送他去医院,主要是没车啊,凌晨。不可能开拖车吧。还好家住镇上距离医院近,回到家刚把爸爸送到医院,天已经亮了,可是门口已经堵满了人,什么什么电线断了,喊赔偿。那种内心的崩溃,那种基本绝望的经历,压在了我一个10几岁的身上。面对这些我被喊到当地公安局问案。出来后,我带着眼泪去了医院,爸爸问了我,那些人怎么样了。我说你腿怎么样。医生是镇上熟人,在旁说到,小谢,人没事一切都不是事。
(3)第一次收徒。

我爸腿折了,赔了电线差不多15圈,工资500电工接好,在当时还在跳劲舞团的时代镇上还没有网吧的时代,信息只是基本靠吼年代,这事很快传开了,在加上家里人投资这么大在乡里乡亲看来都是笑话,距离买挖机才过了4个月样子,一次一个叔叔带着一包白糖一瓶尖状白酒,旁边还站着个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带着微笑的语气问道家父在不在,我说在楼上,我领着他们上去了,爸爸的腿还没好,我扶着爸爸在客厅与客人聊天同时不忘记中华礼节倒开水。谈话内容就是我技术也臭,臭到活干完拿不到钱,还得另外喊挖机来从新弄,既然有个徒弟可以相互学习,我与家父都是这么想的。最终我收下了第一个徒弟。
(3)第一次收徒。

我爸腿折了,赔了电线差不多15圈,工资500电工接好,在当时还在跳劲舞团的时代镇上还没有网吧的时代,信息只是基本靠吼年代,这事很快传开了,在加上家里人投资这么大在乡里乡亲看来都是笑话,距离买挖机才过了4个月样子,一次一个叔叔带着一包白糖一瓶尖状白酒,旁边还站着个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带着微笑的语气问道家父在不在,我说在楼上,我领着他们上去了,爸爸的腿还没好,我扶着爸爸在客厅与客人聊天同时不忘记中华礼节倒开水。谈话内容就是我技术也臭,臭到活干完拿不到钱,还得另外喊挖机来从新弄,既然有个徒弟可以相互学习,我与家父都是这么想的。最终我收下了第一个徒弟。
(4)第一次教徒弟。

徒弟是收了但是该怎么教,从哪里开始我一头雾水,我又是一支烟一瓶酒,上百度,搜索关于挖机的操作技术与技术分享,开车路上只要看见挖机在工作,我都要默默的看着他操作30分钟以上,然后厚着脸皮过去给师傅装烟,留电话,套近乎最终目的就是我想开开你这台挖机,然后在开的过程中你给我一些宝贵的建议,就这样我把在路人甲师傅那里学来的又综合网上看来的和自己在开的同时得出了一些想要的答案,在教给我的徒弟。08年以前基本没有电喷机的,我爸为了加强我,要我在1分钟内背出一个随机机器品牌内3种型号的参数,我要是记性这么好早上北大清华了,我按部就班的要求徒弟,结果徒弟真的可以1分钟内背出大宇3种型号的各项数据。然后我也开始了我教徒弟,和被徒弟带动真正学艺和授艺的路上。
(4)第一次教徒弟。

徒弟是收了但是该怎么教,从哪里开始我一头雾水,我又是一支烟一瓶酒,上百度,搜索关于挖机的操作技术与技术分享,开车路上只要看见挖机在工作,我都要默默的看着他操作30分钟以上,然后厚着脸皮过去给师傅装烟,留电话,套近乎最终目的就是我想开开你这台挖机,然后在开的过程中你给我一些宝贵的建议,就这样我把在路人甲师傅那里学来的又综合网上看来的和自己在开的同时得出了一些想要的答案,在教给我的徒弟。08年以前基本没有电喷机的,我爸为了加强我,要我在1分钟内背出一个随机机器品牌内3种型号的参数,我要是记性这么好早上北大清华了,我按部就班的要求徒弟,结果徒弟真的可以1分钟内背出大宇3种型号的各项数据。然后我也开始了我教徒弟,和被徒弟带动真正学艺和授艺的路上。
(5)第一次出事。

06年的挖机市场想必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效果和抢钱差不多,也不然会我让我一个非主流一夜变成奋青。见笑了亲爱的读者。没错135当时做的是450一个小时,没5000的业务不出车,就这样我在家父的带领下,在徒弟的陪同下,在社会与现实的督促下,时隔12个月我买第二台挖机美国卡特日本进口315d2l。机价93万,这个消息当然在当地引起了不小议论,卡特315回来做的是550一小时,很快有了第二个徒弟弟3个,当年我开着卡特315,然后一个大师兄就带着4个小师弟,我一次性带5个徒弟。开始了又一次的学艺和授艺的路上,一个8月炎热的夏天,在挖一个地基,下午2点我驾驶着卡特在这边挖,他们在玉柴135那边地盘下面玩扑克,一个徒弟穿着拖鞋,在我往右边旋转的时候看见了他那张嘴想要给我传递什么信息的时候,眼前一亮几千方黄沙突然塌方而来,卡特被大自然的力量推出来了好几米,把边们给弄变形了,那台挖机被埋半边,还好挖机无大问题,可是那无情的黄沙带着了一个年仅16岁的小伙,也带着了他那满腔的挖机梦一起走了,我又一次进了公安局问案,挖机是有保险但是不是挖机的原因,挖机操作证不能当作教练证。所以就陪了40万。
(5)第一次出事。

06年的挖机市场想必大家都知道是个什么效果和抢钱差不多,也不然会我让我一个非主流一夜变成奋青。见笑了亲爱的读者。没错135当时做的是450一个小时,没5000的业务不出车,就这样我在家父的带领下,在徒弟的陪同下,在社会与现实的督促下,时隔12个月我买第二台挖机美国卡特日本进口315d2l。机价93万,这个消息当然在当地引起了不小议论,卡特315回来做的是550一小时,很快有了第二个徒弟弟3个,当年我开着卡特315,然后一个大师兄就带着4个小师弟,我一次性带5个徒弟。开始了又一次的学艺和授艺的路上,一个8月炎热的夏天,在挖一个地基,下午2点我驾驶着卡特在这边挖,他们在玉柴135那边地盘下面玩扑克,一个徒弟穿着拖鞋,在我往右边旋转的时候看见了他那张嘴想要给我传递什么信息的时候,眼前一亮几千方黄沙突然塌方而来,卡特被大自然的力量推出来了好几米,把边们给弄变形了,那台挖机被埋半边,还好挖机无大问题,可是那无情的黄沙带着了一个年仅16岁的小伙,也带着了他那满腔的挖机梦一起走了,我又一次进了公安局问案,挖机是有保险但是不是挖机的原因,挖机操作证不能当作教练证。所以就陪了40万。
(6)第一次汶川地震抢险。

对于走了徒弟这事传得更远,对于出现问题,我从来不逃避,因为一切都无法挽回年轻活力的16岁。事过了我还是一如即往的上网学习,路过有工地的挖机就去打招呼,就这样徒弟有学得快出师了2个,一个不太炎热的中午,我还在车上,没什么感觉,没过几分钟,家人问平安的电话来了,然后喊我回家来有急事,我莫名其妙,没过多久当地公安局又来找我,不过这次带了安监局的和一些其他政府领导,这次语气比较和谐,大致意思就是汶川地震了,你愿意代表当地人民支援抢险吗?那种命令与请求附甲着会开挖机的不多你不去谁去,然后说了下去的注意事项和一些安全知识。大约1个小时后大家都懂了,我看着徒弟们,父母,安监局和老熟人的公安局及领导,年轻气盛的我犹豫了下,不过还是答应了,下午6点直升机隔壁县出发,可是上了飞机我后悔了,后悔父母的劝阻,后悔自己的年轻,但是已经决定了,到了汶川门口,4大保险签字,各大通信运行商电话备案,打电话不要钱但是基本占线打不通,话不多说,4个兵哥过来敬了个礼,用标准的中国军人语气说到,我代表大家欢迎你,你分到了我们组,希望大家好好配合给予汶川人民最大的帮助。生命探测仪走最前面,2个消毒,2个护士4个军人一个挖机手,为一组。亲爱的读者由于汶川地震关乎国家问题我这里一笔带过,自己每天都在面对无数奇迹,无数绝望和死亡的画面。说不怕死那是假的,睡觉都不敢,想吃饭,物资跟不上,护士直接给你打一针营养针,就是婴儿在重症监护室里护士打的针一样,吃饭是补充能量,直接打能量针,加快抢救效果。那种时刻存在高度精神紧张的状态,加速了新城代谢,不能用疲惫代替当时的状况,应该用加速了兴奋,无数的死亡在18岁的小伙眼里是多么血腥,每一次危险,都想把电话打出给父母说出自己最后一段话,但是占线给了勇气,每天都是在挖别人或者自己被塌方被挖的路上,不想在提及那生与死的15天,15天就这样在加班到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的时间度过了,回来没有飞机只有送物资的顺风车。那时候手机内存小还是刚刚普及手写笔手机的年代,手机就256兆,用的还是停产的振华。后来换手机很多都不见了,不然真想在这个铁甲留下一点关于汶川的回忆。
(6)第一次汶川地震抢险。

对于走了徒弟这事传得更远,对于出现问题,我从来不逃避,因为一切都无法挽回年轻活力的16岁。事过了我还是一如即往的上网学习,路过有工地的挖机就去打招呼,就这样徒弟有学得快出师了2个,一个不太炎热的中午,我还在车上,没什么感觉,没过几分钟,家人问平安的电话来了,然后喊我回家来有急事,我莫名其妙,没过多久当地公安局又来找我,不过这次带了安监局的和一些其他政府领导,这次语气比较和谐,大致意思就是汶川地震了,你愿意代表当地人民支援抢险吗?那种命令与请求附甲着会开挖机的不多你不去谁去,然后说了下去的注意事项和一些安全知识。大约1个小时后大家都懂了,我看着徒弟们,父母,安监局和老熟人的公安局及领导,年轻气盛的我犹豫了下,不过还是答应了,下午6点直升机隔壁县出发,可是上了飞机我后悔了,后悔父母的劝阻,后悔自己的年轻,但是已经决定了,到了汶川门口,4大保险签字,各大通信运行商电话备案,打电话不要钱但是基本占线打不通,话不多说,4个兵哥过来敬了个礼,用标准的中国军人语气说到,我代表大家欢迎你,你分到了我们组,希望大家好好配合给予汶川人民最大的帮助。生命探测仪走最前面,2个消毒,2个护士4个军人一个挖机手,为一组。亲爱的读者由于汶川地震关乎国家问题我这里一笔带过,自己每天都在面对无数奇迹,无数绝望和死亡的画面。说不怕死那是假的,睡觉都不敢,想吃饭,物资跟不上,护士直接给你打一针营养针,就是婴儿在重症监护室里护士打的针一样,吃饭是补充能量,直接打能量针,加快抢救效果。那种时刻存在高度精神紧张的状态,加速了新城代谢,不能用疲惫代替当时的状况,应该用加速了兴奋,无数的死亡在18岁的小伙眼里是多么血腥,每一次危险,都想把电话打出给父母说出自己最后一段话,但是占线给了勇气,每天都是在挖别人或者自己被塌方被挖的路上,不想在提及那生与死的15天,15天就这样在加班到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的时间度过了,回来没有飞机只有送物资的顺风车。那时候手机内存小还是刚刚普及手写笔手机的年代,手机就256兆,用的还是停产的振华。后来换手机很多都不见了,不然真想在这个铁甲留下一点关于汶川的回忆。
(7)第一次获奖。

回后都不敢看新闻一个星期没起床。过了几天徒弟们来安慰我,说既然回来了,要回归现实先考驾照,就这样慢慢恢复了平日的原本属于这个小镇的自己。就这样徒弟出师了,又来了新徒弟,那个时候带徒弟一般都是一次性带好几个,当时很多挖机品牌下乡推销挖机,顺便喊我去比赛,我答到我自己都是徒弟啊,哪里敢比赛,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朋友,家人,徒弟们的鼓励我还是去了,2011年沃尔沃首届推出机手比赛,手艺超级臭的我肯定没晋级,因为前4名才可以晋级,于此我哭了一场,回来后,家人,徒弟,朋友们,给了我一些最简单的安慰,我于是更疯狂的追求技术,学习的同时不忘教育徒弟。苦学一年,第二年又举办了比赛这次我特地在工地上什么写毛笔,滚铁环,等很多很多高难度,终于在2012年在本市拿了,非常理想的名次,晋级了南宁比赛再次证明一切都是值得的,在次晋级上海总决赛,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一决高下的了,全国顶尖级高手面前,赢得只是那0.01秒的心理素质时间。颁奖舞台上一个和自己非常像的人站在了那里,那种成就,那种激动,那份荣耀,一切都是来得那么的不容易,擦掉激动的泪水,这条挖机技术求学的路上,有些累,但是值得。
(7)第一次获奖。

回后都不敢看新闻一个星期没起床。过了几天徒弟们来安慰我,说既然回来了,要回归现实先考驾照,就这样慢慢恢复了平日的原本属于这个小镇的自己。就这样徒弟出师了,又来了新徒弟,那个时候带徒弟一般都是一次性带好几个,当时很多挖机品牌下乡推销挖机,顺便喊我去比赛,我答到我自己都是徒弟啊,哪里敢比赛,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朋友,家人,徒弟们的鼓励我还是去了,2011年沃尔沃首届推出机手比赛,手艺超级臭的我肯定没晋级,因为前4名才可以晋级,于此我哭了一场,回来后,家人,徒弟,朋友们,给了我一些最简单的安慰,我于是更疯狂的追求技术,学习的同时不忘教育徒弟。苦学一年,第二年又举办了比赛这次我特地在工地上什么写毛笔,滚铁环,等很多很多高难度,终于在2012年在本市拿了,非常理想的名次,晋级了南宁比赛再次证明一切都是值得的,在次晋级上海总决赛,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一决高下的了,全国顶尖级高手面前,赢得只是那0.01秒的心理素质时间。颁奖舞台上一个和自己非常像的人站在了那里,那种成就,那种激动,那份荣耀,一切都是来得那么的不容易,擦掉激动的泪水,这条挖机技术求学的路上,有些累,但是值得。
(8)第一次不在收徒。

当时的拖车太破,后面没有支撑点,下车都是车头部分抬起来了。很多次上坡爬不去然后换挡肯定换不过来.家父和徒弟,马上下车在轮胎垫石头,惯性大很多次拖车和挖机在勾勾里头,但是挖机没事,人没事,那种绝望与汶川对比又算什么,后来换了个拖车。也是一个上坡,我喊徒弟上挖机用小臂在后面支撑结果小臂一撑车头抬起来了,全部往下划,左边悬崖右边树林,滑行了差不多30多米吧,图片可见,我自己也意识到,生活的不易,现实的无奈,没钱啊。从那过后只留下一个徒弟给我开玉柴其余徒弟都出师了,后来没在带徒弟了,但是自己虽然是师傅了但是那种对挖机的痴迷劲头从未减半分。
(8)第一次不在收徒。

当时的拖车太破,后面没有支撑点,下车都是车头部分抬起来了。很多次上坡爬不去然后换挡肯定换不过来.家父和徒弟,马上下车在轮胎垫石头,惯性大很多次拖车和挖机在勾勾里头,但是挖机没事,人没事,那种绝望与汶川对比又算什么,后来换了个拖车。也是一个上坡,我喊徒弟上挖机用小臂在后面支撑结果小臂一撑车头抬起来了,全部往下划,左边悬崖右边树林,滑行了差不多30多米吧,图片可见,我自己也意识到,生活的不易,现实的无奈,没钱啊。从那过后只留下一个徒弟给我开玉柴其余徒弟都出师了,后来没在带徒弟了,但是自己虽然是师傅了但是那种对挖机的痴迷劲头从未减半分。
总结:

拖车出事后平安把挖机卸下来后已是晚上,到家后又和现在一样,一支烟一瓶酒,傻傻在床边,思索经历了这么多,前前后后带过几十个徒弟,每一次对徒弟都是那么严格,严格到,每一次错误,都能让挖机清洁做到看不见任何一点黄油。说实话严格了,教徒弟我们教的不只是技术,应该是安全,关心,为人,操作,维修,保养,省油。中间停了几年没带徒弟,因为见多了安全事故,见多了,那种生死边缘,所谓9死1生,很多想问我,我的师傅是谁,我想说心理素质老师就是家父,至于操作老师就太多了,每一位路人甲都是我最优秀的老师。曾经为了一个问题我跑到山西和他理论,那是因为怎么正确磨合内燃机这个问题。内燃机包括小车,货车工程车,当然了只讨论挖机,进入行业这么些年了,经历了太多太多太多,想告诉读者也告诉甲友,这条路很累,但是很有艺术感,因为我们都是走在时代发展的真正最前端。因为累想放弃,因为累想改行,但是我坚信我和你会做得更好困难暂时的,我爱读者,爱甲友,爱家人。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图片
全部评论
为你推荐